当前位置:首页 / 头条 / 天若有情 / 正文

如何把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捧火?并狠赚几十万?

这几天某些别有用心的抖音用户,为我们奉上了一个完美教程。

这两天,上海街头突然出现这样一幕:几百位行人堵住路口,脸上神采飞扬,纷纷拿出手机拍摄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位大明星驾临了呢。

但包围圈的中心却只是一个面容枯槁、发丝蓬乱、衣衫褴褛、以捡垃圾为生的流浪汉。

他就是沈巍,一个在魔都与垃圾为伍26年的流浪汉,却在这两天被推上风口浪尖,成为抖音快手中不折不扣的当红人物,并多次登上微博热搜榜。

这样一个怎么看都不像是有红人体质的流浪汉,究竟是如何爆火的呢?

我搜集了沈巍从爆火前一个月到如今的资料。理清了其中脉络,并找出了其爆火隐秘。

人们说因为他是大师才爆火,说他精通《尚书》《左传》《战国策》,《论语》《诗经》亦是张口就来,十分犀利,频频爆出金句。

但在我看来,这个元素无足轻重,根本不构成其爆火的原因。

为什么这么说?

我看了大师的很多视频,整理收集了一些所谓金句,大致如下:

“距离浩如烟海的文化本身,我们都是井底之蛙,一定要不断的学习。”
“读书要用笔、要配起来看,尽信《书》则不如无《书》。”
“幼儿园不提倡教书的,幼儿园是培养他道德、群体精神、对同学友好的。
“手机有坏处,但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观察世界的门。”
“四种人,德才兼备最好,最好用德才兼备的人,第二种用有德无才的人,最后用的是有才无德的人。也就是说“德”要放在比“才”还要重要的位置。”

我很喜欢沈巍这个人物,也不想对大师表示不敬,但还是要说句不好听的大实话:

言语有些深度,但并没有让人感到惊奇的深刻思想,很多都是前人嚼烂了的东西,看得出有文化,但离大师还有些距离。

所以当沈巍的相关视频一个月前在抖音上时发布,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,只是掀起了部分涟漪,离火差的远。

真正致使沈巍爆火的,是引发网友心理高潮的三次剧烈冲突。

引发网友第一次高潮的,是某些抖音用户刻意捏造出的对比落差。

他们先是给沈巍安上了一个“复旦大学高材生”名头,并在视频上配上“大师”字眼。并称:沈巍的“老婆孩子都已经车祸去世”了。

复旦高材生的名头与蓬头垢面的流浪汉身份产生了极致反差。群众的眼球被瞬间引爆。

流浪汉的身份与“老婆孩子全都死掉”的悲惨经历则带来同情感,更给网友营造带来一种“舒适与窃喜之情”

你瞧,名校毕业也不怎么样嘛,这不还是沦落街头做乞丐嘛,家里还一片混乱,混得还不如我。

充满“落差”的故事充分缓解了他们的焦虑,并带给自己心理安慰,同时他们可以通过分享这类故事告诉所有人:

我虽然过得不咋滴,但你看那些所谓的名校毕业生过得还不如我,所以我并不算太差。

而对生活拥有越多负面情绪的人,就越希望看到其他人付出努力却生活惨淡。这样可以掩盖他不付出努力却生活惨淡。

此外还有另外一处鲜明对比。

通常来说,人们对流浪汉的刻板印象是什么?

没文化、无能、碌碌无为,或者身心有疾,无能养活自己。

但沈巍却偏偏一个都不沾边,言谈举止中竟然还颇有文化,心有家国,气度不凡,不禁引人啧啧称叹。沈巍也借此迅速走红网络。

引发网友第二次高潮的,则是沈巍爆红之后面对金钱诱惑竟然丝毫不为所动,一身光明磊落,过着窘迫的生活却一点不觉得艰辛。

当沈巍在抖音快手上大火时,专门有工作室找上门来,许下上百万的金钱承诺,要求沈巍开设个人账户,打造个人ID,以此进行营销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是一个正常的窘迫流浪汉会如何选择?

当然是欢天喜地,巴不得立地签约,改换行头,从此变身富豪身家巨万。

但沈巍再一次打破了人们的认知,他选择了拒绝。

他说:“我不想红,喜欢宁静的生活。火并不能拯救我,我更喜欢读书。”

对财富的毅然拒绝再次让群众达到了高潮,他们没想到竟然还有人面对几十万几百万的金钱不为所动,反而选择了最不值钱的书本。

这让他们不解,更自愧不如,同时还夹杂一丝高兴和遗憾:

还好他没有选择钱,不然我要嫉妒死了,要是我就好了,那可是几十万几百万毛爷爷啊!

而把沈巍彻底顶向舆论顶峰的,是引发网友第三次高潮事件的来临——沈巍身世背景被扒出,他竟然是带薪流浪。

原来沈巍本在上海徐汇区审计局工作,现在是带薪休病假的状态,26年的流浪生涯里工资都还在领着。

一些营销号迅速把这一消息炮制一番,用带有引导情绪的字眼的描述引爆舆情:




群众也迅速展现出自己强大的跑偏能力,舆论被再度引爆,沈巍被推向舆论高峰,赞誉之中又多出了些厌恶咒骂之声,同时迎来自己爆火之旅的最顶峰:





至此,沈巍为期一个月的爆火之旅逐渐迎来收尾阶段,一个流浪汉的所有价值也几乎被压榨殆尽。

但真相是什么呢?

沈巍并非复旦大学高材生,只毕业于一所普通大学,至今未婚,更何谈死了老婆孩子。

而所谓“请病假26年依然领空饷”的消息,则是泼向沈巍最大的一盆污水,这更是他一直以来视为耻辱的事情。

因为沈巍并非自己请病假,而是被单位以“沈巍患有精神病”的名头,要求待岗。

对此,红心新闻对沈巍进行了面对面采访,还原了事实详情:

1986年,大学毕业后,沈巍进入上海某区审计局。进单位的第一天,沈巍发现垃圾桶里扔了很多纸,觉得可惜,有用的东西不该这样被浪费,所以就捡起来。

从此以后,只要在办公大楼一天,他就捡有用的东西,比如报纸或者只印了一面的纸。

那时,沈巍工作很勤奋,每天很晚回去,有时直接住在办公室。就这样过了几年,直到有人投诉他在单位捡垃圾。那是1993年。

回家后一进门,沈巍70多岁的外婆就从床上坐起来,扯着嗓子喊,你们单位的领导来过了,说你脑子不正常,老捡垃圾。沈巍就想,到单位和领导们解释下。

第二天,还没等沈巍去解释,几个领导就先跑了过来找沈巍谈话。他们说,沈巍,从今天起,你收拾下办公室的东西回家待岗。他们认为沈巍捡垃圾,脑子坏了。

那天,费城交响乐团在上海万体馆演出,沈巍本想去看。但人生头一次遭受如此大的挫折,有点经受不住。沈巍就想,那就回家吧,多读点书。但家人和他闹起来了,像不认识一样。

沈巍生平第一次哭了起来,觉得很委屈。自己捡垃圾不卖钱,而且给单位节约。怎么就成了这样?

单位自己判断沈巍有精神问题,要求沈巍带薪待岗,沈巍甚至当时想要继续工作,但自己无可奈何。伤心至极,后来开始了自己的流浪生活。

这又怎么能说成沈巍请病假26年吃空饷?我们甚至可以说,就是那些判定沈巍患有精神病的人,才迫使沈巍选择过上了流浪生活。

而且在1993年10月1日起施行的《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》第七条,本就规定了国家公务员享有“非因法定事由和非经法定程序不被免职、降职、辞退或者行政处分”的权利。

所以于情于理,沈巍的工资都应该领的心安理得,况且每个月也只有2000多元。

剖去这些不言,我们再去审视沈巍,事实已经再清晰不过了:他不过是一个爱好文学、过着自己理想生活的普通人而已。

他有自己独特的追求,爱好垃圾分类,喜欢读书,但也不以贫穷为耻。一直在追求生命的意义,不屑金钱巨富。

但是人们却对此感到惊奇不已,惊奇什么呢?

不过是惊奇他奇葩的追求、以及在金钱面前的不为所动罢了。

这种惊奇背后,其实是社会对钱、权、名气的畸形狂热,对知识的变相唾弃与抛掷。社会价值观的单一化与包容度的严重萎缩。

我从没有见过哪个国家像中国一样对财富有着如此畸形的狂热,在欧洲人们可以过有一天是一天的快活日子,即便老太太涂口红浓妆艳抹,年轻小伙子在街头卖艺也不会有人指指点点,即便钱财不多也可以快活无比,这只是他们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而已。

但在中国,几乎所有人都把金钱奉为至高信仰,拼命挣钱攒钱依旧闷闷不乐,必须比别人过得好才算成功,有钱才敢心安理得地回家过年。

人民不再追求精神满足与人生意义,而将物质奉为至高信仰。

在中国社会里,成功方式被无限窄化,所有人都在努力过上同一种人生:

努力学习,先考上一个好高中,再考上一个好大学,选择一个好专业,找到一份高工资的工作,拼命工作成为高级管理人员,从此衣食无忧生活幸福。

而与众不同的,就被列为异类,但这种异类不过是选择了和我们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,根本丝毫不值得惊奇。

单一的生活方式造成对所谓异类的排斥与不解,同时导致这个社会越发缺少包容度。

所以在中国家庭里,你安安稳稳工作结婚生孩子买房买车才是成功,追求自己的理想,画画、摄影、写作、搞艺术,全然是不务正业,有钱成为人生成功的唯一标准。

所以在这片土地上,不断涌现灭绝人性的杨永信网戒中心,女德班。

甚至在9102年的今天,竟然还会出现“娘炮毁灭中国”的言论,出现“娘炮改造训练营”之类的畸形改造计划。

人们只想要保持整齐划一,想要所有人都顺从自己的价值观,所有违背自己理念的都是歪门邪道妖魔鬼怪。

所以人们对追求与众不同的“普通人”沈先生惊奇不已,但这种惊奇恰恰是社会生病的征兆。

这不,病症已经大张旗鼓地彰显出来了:

现在单单抖音一个平台,就有上百个假冒的沈先生,头像用沈巍的,内容也全然是沈巍:




有的甚至已经拥有上百万粉丝:


大弟子开始出现:

有人开始就地模仿,特地穿上军大衣,还划了几个大口子,吊着“垃圾分类拯救人类”的牌子,掏出一本的《三国演义》,靠着树看了起来:

假老婆都开始登场,一直“含情脉脉”看着“大师”,被众人呼作师娘。她坦然接受:

更有人举着牌子说自己要嫁给流浪大师,下面就赤裸裸地放着自己的ID账号。

一群美女围着沈巍拍照,丝毫不顾沈巍难看的脸色,发布视频时还打上“励志”、“像极了爱情”之类的标签:

到后来就更可怕了,沈巍被一群人拿着手机围了起来,无法进行自己正常的生活和阅读:

他一直说:“我不想红,喜欢宁静的生活。火并不能拯救我,我更喜欢读书。”

但没有人在乎他的感受。

这些人哪里是在崇拜大师,他们只是在想着自己的生意而已。

沈巍最初被单位认定患有精神病而辞退,之后甚至两次被送入精神病院,一次被家人送去,一次被街道送去。

可是这样一个言语逻辑清晰,对社会有责任有担当,内心纯粹善良,有自己独特追求,努力找寻生命意义,嘴中说着:“读书人一辈子有个理想,最好的像诸葛亮一样,出将入相。如果做不到,就学杜甫,忧国忧民。”的人,何病之有?

究竟是沈巍病了,还是这个社会病了?

留给沈先生一份自由的空间吧,别再逼这样一个只是想安静追寻自己理想的人了。

这不只是为了沈先生,更是为社会多元化多留一丝余地,为人生的抉择多留下一种可能性。

也为我们日后的幡然醒悟留下一粒种子:你瞧,当初的我们竟然竟然如此丑恶,

原来不是大师病了,是我们病了啊。


如若有所赞同,还望能点个赞让更多人看到,感谢阅读。

感谢相遇,被封杀前,希望能多陪陪你。

微信图片_20190314180039.png


0

下一篇:又一位教师要逃离:文采斐然的辞职信背后,是满腹的心酸!

上一篇:对不起,弥陀佛炒鸡不接受批评!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最新投稿
人气排行
精选图文